退一万步说,如果这件事情有反转,这些辱骂的话语是不能撤回的,并不是只要按下删除键,这些网络暴力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加入红杉资本之前,我是SaaS公司Clearwell的CEO,当时公司的ARR(年度经常性收入)超过1亿美元,已经属于盈利状态。

很优秀创业企业的产品就是充满了人格化的产品,反过来讲,也折射出企业家的人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