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视源头、过程、末端三大环节。而专家小组指出“制裁的执行不充分,缺乏一贯性”,严厉批评成员国“政治决心”欠缺。